第1105章 未知灾祸_深渊归途
笔趣阁 > 深渊归途 > 第1105章 未知灾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05章 未知灾祸

  直到晚上,莉丝塔在吃过晚饭之后,才命令欧白芷送自己回去。

  返程的过程中,莉丝塔没有对欧白芷说一个字,她只是望着窗外出神,直到车停下后才道了一声谢,走下了车。

  会目馆,位于岛屿的最高处,北方的高山之上。莉丝塔没有立刻回屋子,而是站在外面从山顶往下眺望了一会儿。就在陆凝觉得她站的时间有点长的时候,她抬起了手,手掌向上,大拇指点在食指的第二个关节,其余四根手指则平着指向远处。在她做出这个手势的五秒之后,一些细密的光斑从岛屿的另外七个方位升腾而起,飘上天空。

  那是别馆的方位。

  莉丝塔看了看那些光斑的位置之后,便放下手,那些光斑也跟着她的动作消失了。随后,莉丝塔就走进了会目馆中。

  “回来了?”莱恩伍德的脸上有一丝笑意,而米莉亚更是温和地看着莉丝塔。

  “看来迪米特里叔叔来过。”莉丝塔看了一眼门边的衣架,“他们走得很匆忙。”

  “是啊,原本我们是打算多聊聊的,只不过天气似乎不是很好。”莱恩伍德有些遗憾地说,“他怕下雨了不好走,就急匆匆离开了。对了,他带着的同伴是杰克·斯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我记得,杰克叔叔给我送过生日礼物。”莉丝塔说,“刚刚我发现我的手机无法接到外界信号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岛上的信号全都断了,不只是你。”莱恩伍德说。

  “父亲看起来有一些自己的筹划。”米莉亚担忧地说,“莱恩伍德,我们执意让莉丝塔来这里可能不是个好主意?”

  “怕什么,我会保护你们的。”莱恩伍德拍了拍米莉亚的后背,“谁敢动你们,那就得先解决我。”

  “别逞能,莱恩伍德。”米莉亚抓住了莱恩伍德的手,“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我就带着你们一起藏起来,肯定谁也找不到我们。”

  “父亲,为什么你预见到了危险,却依然要来?”莉丝塔忽然问。

  “当然是因为这是霍华德家族的规矩。”莱恩伍德理所当然地说,“我身为霍华德家的长子,难道连这种仅仅处于可能当中的危险都要逃避?这个危险可是伴随着巨大的机遇的。”

  “您认为自己比祖父更优秀?”

  “不,父亲在很多领域的造诣都远胜于我,但是我还足够年轻,而父亲已经老了。”

  莉丝塔并没有再问问题,而是走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将西装挂在了房间内的衣架上,用手轻轻拂动了一下,陆凝就感觉西装和门似乎产生了一些联系。接着,莉丝塔就在桌前坐了下来,取出了那个信封。

  这个被称为“绝望速递”的信封陆凝也看到莉丝塔使用了,它内部的信纸具备着拓印、收纳等功能,根据她的猜测应该是一件与“贮藏以太”有关的魔法物品。

  莉丝塔很快就将里面封存的物品都释放了出来。包括一本魔法书的复制品,两瓶药水,一份手写的乐谱,一支羽毛笔,一张风景画,一个小巫毒娃娃,一个用子弹壳制成的挂坠,还有两张临时写就的菜谱。

  在一下午的交谈中,莉丝塔准确地抓出了被雷尼克斯召集到此地的高灵感外来人物,这里面甚至包含卡迦博和奥兰多——确实,这两个人并不会魔法,卡迦博没有别的特殊身份,而奥兰多这个保镖的身份也显得有点多余,那么他们也是高灵感者的可能确实也更高,莉丝塔帮他们省去了这个验证的步骤。

  不过……又是八份。

  八目岛上发生的事情似乎永远不会脱离这个数字,而在应该有的九名佣人中,一位没能过来的情况下也恰好是八个人。

  莉丝塔对着那些东西思考了很长时间,可惜陆凝无法窥探她的思想。

  到了接近晚上十点的时候,窗外才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见到外面下起雨来,莉丝塔忽然站起身,将窗户打开了。她将手伸到了窗外,接下了几滴雨水。雨水落在她的掌心,忽然开始慢慢扭动,一些红色的丝线开始从澄澈的液体中分离出来,试着去抓住莉丝塔的手掌。但紧接着,它们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出现仿佛不合时宜一般,顿时纷纷破裂,消失掉了。

  而这一次,莉丝塔终于没有再如此前那般一切尽在掌握了,她问出了迄今为止陆凝第一次真正感到她有“疑惑”这种想法的问题:“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当然没有人回答她。

  莉丝塔抓了抓手上的水,那些水从她的指缝之间流淌而去,只是沾湿了她的手掌,刚刚的一切似乎只是错觉。

  “祖父你……”

  话刚开了个头,莉丝塔就立刻转身,仿佛在警惕房间里面有什么东西一样,同时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收入了信封当中。而房间里面自然什么都没有,陆凝知道到家宴那天晚上之前,一切都应该还算安全。

  当然,她也知道莉丝塔为什么会如此警惕,因为刚刚那件与房门相连的西服微微抖动了一下。

  陆凝忽然理解了莉丝塔如今的情绪。

  她比别人知道得多,也更有天赋,在魔法上大概也仅次于雷尼克斯,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能感到的危机和压力也比常人要更多,对于别人来说还只是一个家族聚会的前夜,对于莉丝塔来说已经是芒刺在背。

  “出来。”

  莉丝塔冷哼了一声,但在陆凝看来,这已经是她有些失去冷静的表现了。

  “潜入我的房间,还不打算出来吗?”莉丝塔反手按住了桌上的信封,再次看过了一圈房间,手指微微用力,将信封抓到了手中,迅速抽出里面的信纸看了一眼。

  陆凝和莉丝塔是共感的,当莉丝塔的目光扫过信纸时,她就也看到了信纸上的字样。

  【房间的主人:莉丝塔·霍华德(暂时)

  访客:███,于滊劰前进入房间,现在眪鋻翥肕眄岍。

  警告:发现剧烈干扰。

  警告:发现////错误信息,已删除

  警告:警告解除

  当前状态:正常】

  陆凝的冷汗都差点下来,尤其是刚刚经历过上个场景之后,这些异常状态依然让她记忆犹新。而莉丝塔当然更是惊恐交加,所幸她天生的理性能够帮助她压制这份惊恐,看到那纸上不正常的记录之后,莉丝塔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指,从自己的眉心向下一划——

  “混沌以太!”

  宛如将自己切开一样的痛楚瞬间传递到了陆凝的感知中,不过她并不如莉丝塔那样感觉强烈。莉丝塔直接蹲下了身体,一线血色从她的眉心流淌而下,而房间内的一切事物在此刻也同时遭受到了一次从上到下的切割,而且与莉丝塔这样只受一些小伤相比,别的东西无论材质如何,都是直接一分为二。

  然而陆凝现在依然不能控制莉丝塔,这也就说明莉丝塔依然在战斗的状态之内,无法进行切换。而话说回来,就算能切换,她也很难在如今的状态下想到什么好的对策。

  莉丝塔在一次全房间的切割之后,显然也意识到了闯入房间的威胁并未被杀死,她再次竖起手指,点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出,而这一次,所有的物体上都立即发生了一次爆炸。

  狂躁的爆风将整个房间都捣得稀烂,无论是桌椅还是床铺都被爆成了碎片,灯泡摇晃了一下彻底熄灭掉了,整个房间顿时变成了漆黑一片,一团血红色的荧光在房间之内变得非常显眼。

  荧光的个头有两米高,它仿佛有数条手臂,其中最后一条已经快要抓住莉丝塔的脑袋了,刚刚的爆炸显然产生了效果,它不仅被强制显形了出来,甚至动作都僵硬在了空中。

  “使魔……”莉丝塔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词,连续两次发动魔法显然给她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负担。陆凝现在好歹也算个半吊子魔法学徒了,按照她所阅读的和实际的经历来看,魔法师一般会准备好的魔法多数是比较泛用的,例如加速、隐匿、恢复一类的法术,而莉丝塔准备的魔法居然是攻击性极强的范围杀伤魔法,那毫无疑问就是奔着杀死什么来的。

  同时,眼前这个使魔的身份也很是成谜。陆凝上一个见到的使魔是莱恩伍德借助着临时族长之位向八目岛范围内放出的,但那个使魔也只有监视的作用,魔法是莱恩伍德自己发动的攻击,否则不可能在几次攻击后就结束——因为准备的魔法用完这种情况只有魔法师有。

  这个红色荧光使魔可是具备攻击性的,这种使魔一般的魔法师能造出来?

  “去死吧!”

  莉丝塔喘息了两口之后,再次伸出手指,这次横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左而右,用力划过。

  一声宛如利刃破空的呼啸声凌空而过,似乎有鲜血喷出的声音浮现,接着那红色荧光最上面的一段便非常整齐地被切开,庞大的魔力顿时溃散掉了,那个使魔也消失于无形。

  莉丝塔咳出一口血,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而此时,莱恩伍德直接撞开了房门,急忙扶住了莉丝塔,大喊道:“米莉亚,快去把我的包拿过来!我来治疗!”

  “马上!”

  “莉丝塔!你的状态怎么样?我想要进来,但是门被封锁了,你的房间有什么东西进来了?别动!也别躺下!”

  莉丝塔再次咳出一口血,然后对莱恩伍德微微点了点头:“我还好,父亲。”

  “你先等我给你治疗。”

  莱恩伍德很快就准备了一个简易魔法仪式,在米莉亚拿来了包之后就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如同糖果一样的五颜六色的圆球,他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白色和一个绿色的球,放在了莉丝塔的掌心,然后激活了身上的魔法书,开始释放治疗的魔法。

  相对于他人来说,莱恩伍德所掌握的魔法是“塑能”类型的,正如上一轮他攻击陆凝的时候所施展的那样,或许在针对性方面有所不足,却胜在什么都会。

  在温和的治疗光辉中,莉丝塔终于从身体的痛苦中缓和了回来,她将嘴里剩余的血液吐出,然后任由米莉亚帮她擦去身上的血迹。

  “好了。”莱恩伍德长出了一口气,环顾了一下房间,扶着莉丝塔走到了屋子外面,挪到了旁边的一间小客厅中。

  “莉丝塔,刚才是怎么回事?”

  “父亲,这座岛上很不对。”莉丝塔恢复了此前的镇定,“刚刚攻击我的应该是一只战斗类使魔,而且这只使魔的复杂度应该不低,我想不到这座岛上有哪个人能够制造一只这样的使魔出来。”

  “你的意思是……”

  “我们还是离开吧,父亲,现在想办法离开一定还有方法的。”莉丝塔劝道,“我刚刚已经验证出来了,这座岛上存在着已经超乎人类的事物,恐怕我们已经被这目光盯上了。”

  “冷静一些,莉丝塔。”莱恩伍德放了一个安抚法术,“你的思维依然在受到影响。”

  “那是因为那就是这么危险的东西!”莉丝塔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而陆凝则能够感觉到她身上确实还留着那残留的影响,这让她的思维开始变得不太稳定。

  “莉丝塔,你需要先屏蔽这种影响!”莱恩伍德严肃地说,“你现在表现得不像是平时了,你平时怎么要求自己的?要处变不惊!”

  “是……是。”莉丝塔做着深呼吸,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陆凝才觉得她已经恢复正常了。

  “我觉得可以了。”莉丝塔对莱恩伍德说。

  “好的,把事情重新讲述一遍吧。”

  莉丝塔这一次终于能够冷静地将自己那里发生的事情全部讲述出来了,除了“绝望速递”仅说明了功能而没有说它的来历以外。在讲述完毕之后,莉丝塔想了想,补充道:“这个攻击我的使魔与此前我在雨水中看到的异常情况应该有联系,只是具体的诱发理由我还无法确定。”

  “你认为它还会再来攻击你吗?还是说杀死这一只之后就解决了问题?”莱恩伍德问。

  “我……需要验证一下魔力反应。”莉丝塔微微闭上眼,将手掌按在自己的胃部,片刻之后,一股微热的魔力流从胃部扩散出来,很快就扫过了她的全身。

  “没有被标记,应该是后一种。”莉丝塔睁开眼,很是肯定地说,“即使那只使魔的强度超标,也依然要遵循基本的魔法定律。”

  “好的,这件事明天我会继续处理。你现在需要休息,明白吗?治疗只能治愈你的伤,而消耗的魔力与精力不会被治愈。”

  “好的,父亲。”莉丝塔站起身,“现在您应该相信这里是有危险的了?”

  “我一直相信,而我也总是在和你说,我是为了这其中的利益而来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g70.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g70.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